<fieldset id='d0g6s'></fieldset><span id='d0g6s'></span>

  1. <tr id='d0g6s'><strong id='d0g6s'></strong><small id='d0g6s'></small><button id='d0g6s'></button><li id='d0g6s'><noscript id='d0g6s'><big id='d0g6s'></big><dt id='d0g6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0g6s'><table id='d0g6s'><blockquote id='d0g6s'><tbody id='d0g6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d0g6s'></u><kbd id='d0g6s'><kbd id='d0g6s'></kbd></kbd>
  2. <i id='d0g6s'><div id='d0g6s'><ins id='d0g6s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code id='d0g6s'><strong id='d0g6s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acronym id='d0g6s'><em id='d0g6s'></em><td id='d0g6s'><div id='d0g6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0g6s'><big id='d0g6s'><big id='d0g6s'></big><legend id='d0g6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i id='d0g6s'></i>

    1. <dl id='d0g6s'></dl>
        <ins id='d0g6s'></ins>

          有橋作證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3
          • 来源:新金瓶梅2在线观看_新金瓶梅3d 龚玥菲_新金瓶梅第二集

          龍潭河上有座簡易的橋,就是在四根鋼索上鋪設木板,走在上面就像蕩秋千似的,凌空起舞,大傢給它起瞭個形象的名字——吊橋。龍潭村大人小孩出門都要從這條吊橋上走過,危險時常發生。三十年前,德叔剛當村長時就發誓為大傢修一座橋,可單憑龍潭村自己的力量遠遠不夠,他隻能寄希望於政府,一年一年地向上級寫請示打報告,求爺爺告奶奶,就差給人傢跪下瞭,然而次次都不瞭瞭之。這一年,年過花甲的德叔從村長的位置上退下來瞭,那座蕩蕩悠悠的吊橋卻仍是他的一塊心病。

          德叔身體不好,便不去種地,在傢裡種瞭一棚蘑菇,他種的蘑菇雖然桿壯個大,味道鮮美,可因交通不便,沒人來收購,他不得不自己用自行車一趟趟地往村外馱,起早貪黑、披星戴月,十分辛苦。

          這天,德叔一大早就出瞭傢門,可一直到晚上也沒回來。那個夜晚,天上沒有一顆星星,德嬸魂不守舍地等瞭一夜,天亮瞭,有人氣喘籲籲地跑來告訴她:“不好瞭,德叔、德叔他掉河裡瞭……”

          德嬸發瘋似的跑到龍潭河邊,看到眼前的情景,當時就昏死過去——德叔已經被打撈上來,早沒瞭氣息,他的自行車還在橋下的水裡。德叔德嬸一輩子無兒無女,相依為命一路走來,沒想到一夜間陰陽兩隔。村民們都很悲痛,橋上橋下,哭聲一片,就連流淌的河水也像在嗚咽。好心的村民忙前忙後地幫德嬸料理喪事,這個時候,說什麼安慰的話都顯得蒼白無力,他們默默地拿出用來買種子化肥的錢,塞在德嬸的手裡。

          事有湊巧,當時正好有一個回鄉的大學生路過吊橋,他用相機記錄下瞭那個令人肝腸寸斷的早晨,回校後發在瞭網上,沒想到立刻引起瞭不小的社會反響。成千上萬的網友紛紛回帖質問當地官員:社會發展到今天,百姓還過著如此艱難的生活,還要面對這本不該發生的不幸,你們都在想什麼,都在幹什麼?不感到心中有愧嗎?

          在巨大的輿論壓力下,當地官員再也坐不住瞭,爭相亮出瞭“為民辦實事、辦好事”的態度。如今的事就是怪,說難就難,難於上青天;說易就易,易如反掌。短短幾個月工夫,一座堅固寬闊的水泥橋就出現在龍潭村人的面前。通車那天,全村鑼鼓喧天載歌載舞,就像過大年一樣,他們還一同來到德叔的墳前,齊刷刷地跪在地上,說:“老村長啊,你沒有白死,你的心願終於實現瞭,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你的!”大傢又出錢出力,把德嬸的房子修葺一新。

          大橋通車後的第二天,一輛警車停在橋頭,從車上下來四個人,三個警察和一個戴手銬的人,戴手銬的人很多人都認識,是鄰村的小二黑。下車後,小二黑呆呆地站在橋邊,一個警察問道:“是這裡嗎?”小二黑疑惑地說:“是這裡倒是沒錯,可是,當時不是水泥橋,是一座吊橋。”

          警察說:“你別耍花招。”

          小二黑說:“我說的都是實話。”

          這時一個過橋的村民從他們身邊走過,聽到瞭他們的對話,插話說:“他說得沒錯,這橋是新修的,半年前,這裡真是吊橋。”

          另一個警察馬上迎瞭上去,問道:“那請問,半年前,這裡死過一個人嗎?”

          “對啊對啊,死過一個人,是我們的老村長德叔,你們這是——”

          警察說明來意,他們是帶著犯罪嫌疑人來辨認犯罪現場的。橋頭的人越聚越多,一個警察就把案情說給大傢聽:

          半年前那個漆黑的夜晚,小二黑在賭場上輸光瞭一年的血汗錢,他沒臉回傢,就用身上最後的一點錢買瞭一瓶白酒,一口氣喝光瞭。黑夜裡,他提著個酒瓶子深一腳淺一腳地胡亂走,走到龍潭河邊時,酒力發作,就一頭倒在瞭河堤上。這時,一個人推著自行車上瞭橋,他動瞭歹念,借著酒勁,他也上瞭橋,到瞭橋心,他用瓶口冷不丁頂住瞭那人的腰,大聲喊道:“把錢拿出來,要不我就一槍打死你!”沒想到那人並不懼怕,回身打掉瞭他的酒瓶,並奮力和他廝打起來,這一廝打,吊橋就猛烈地悠晃起來,隻聽“撲通”“撲通”兩聲,兩人一車一同栽到瞭橋下。小二黑打瞭幾個撲騰遊到瞭河邊,腦袋立時清醒過來,他等瞭好半天也沒見那個人遊上來,知道釀成瞭大禍,嚇出一身冷汗,上岸就跑,連傢都沒敢回,一口氣跑出瞭很遠。後來他得知那天死的是德叔,更不敢露面瞭,隻能晝伏夜出,靠東偷西摸度日,但最後還是被公安擒獲,這一審,竟審出瞭人命大案。

          天哪,原來德叔並非不慎墜橋,而是被人謀害的!龍潭村每個人幾乎都得到過德叔的幫助,德叔在人們的心中是個大好人,從感情上講,這樣的大好人被人謀害瞭,大傢有理由一起站出來,要求嚴懲兇手。可實際的情況是,沒有兇手,就沒有德叔的死,沒有德叔的死,就沒有眼前的這座橋,沒有這座橋,龍潭村就永遠沒有希望,從這層意義上講,應該感謝德叔,也應該感謝兇手。龍潭村的人心裡很矛盾,但他們聽人說,這樣的案子,當事人負法律責任的同時,還要連帶承擔民事賠償責任,而承擔瞭民事賠償責任後,法庭往往會從輕量刑,於是,就有人自發地去動員小二黑的傢屬,叫他們賠償德嬸一筆錢,同時又有人在德嬸耳邊說:“人已經死瞭,就是把兇手千刀萬剮也沒用瞭,不如叫他們拿出一筆賠償金來,這樣,你以後的生活也有瞭保證。”那一段時間,德嬸心情很不好,經常暗自流淚。

          法院開庭的時間轉眼就到瞭,德嬸作為被害人傢屬坐在原告席上,一個姓李的律師主動為她提供免費法律服務。在法庭上,李律師和小二黑聘請的律師就這個案子的性質進行辯論,很快李律師就占瞭上風,他請求法庭在依法嚴懲兇手的同時,還要賠償被害人傢屬生活費、喪葬費、精神損失費,等等等等。小二黑對所犯罪行供認不諱,他的傢屬也當庭表態,認賠。

          案件審理得很順利,隻等著法庭做最後的宣判瞭,可就在這時,德嬸站瞭起來。誰也沒有想到,她竟然說:“我一分錢賠償都不要,我老伴不是他殺,是自殺。”

          德嬸的話一出口,全場啞然,都以為她不是老糊塗瞭就是由於悲哀過度精神出瞭問題。

          可德嬸並沒有一點“糊塗”和“精神失常”的跡象,她用顫抖的雙手拿出瞭一張紙來,流著淚說:“這是我老伴死後,我在他的遺物裡找到的,我本來是想把它燒掉的,可出瞭這檔子事,我還是要把它拿出來,不該得的錢,我一分也不能要。”

          庭警把那張紙送到瞭庭長面前,庭長看完後,臉色十分凝重,他叫書記員當庭宣讀。

          這竟然是德叔的一份遺書,是這樣寫的:

          老伴:

          你跟瞭我一輩子,沒過上一天享福的日子,我對不起你。

          今年,我的胃病一天比一天嚴重,昨天到醫院一查,是胃癌,還是晚期,我知道這種病治也是白花錢,就不打算去治瞭,也不想告訴你。老伴你知道,咱們村的橋是我心裡的一塊大病,橋修不上,我死也閉不上眼睛。頭些天我看電視,有個地方也有一座橋,也是多少年來沒人管,可有一天摔死瞭一個小孩,當時就引起瞭上面的重視,很快就把橋修成瞭。我想,既然我的時間不長瞭,何不試一次?老伴,有哪一天我沒有回來,你就去吊橋下找我……

          遺書讀完後很長時間,法庭上鴉雀無聲。

          其實,這份遺書的出現,並不能從根本上改變案子的定性,小二黑難逃搶劫和過失殺人的罪名。但是德嬸的大義寬容和淳樸震動瞭所有的人,特別是小二黑和他的傢屬。小二黑當時就跪在瞭地上,說:“老媽媽,如果有來日的話,我為你養老送終。”

          大橋修成後,村裡通瞭客車,德嬸坐著新開通的客車回來瞭,她在橋上默默地望著遠處的青天,嘴角翕動著,她想說什麼呢?是想說“老伴呀,因為你,大橋修成瞭,你就安息吧”,還是想說:“老伴你為這橋整整操勞瞭三十年都沒有一點結果,可你死瞭不到半年,橋就修成瞭,難道這橋非得死瞭人才能修成嗎?”回答她的,隻有翻滾而去的流水聲。